聯系方式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其他其他

日期:2019-06-15 11:19

“離合”, 就其淵源來說, 可追溯至先秦時期讖緯之學中文字結構的離析分合, 后逐漸應用于其他文體創作之中。劉勰《文心雕龍·明詩》曰:“離合之發, 則明 (唐寫本作“萌”) 于圖讖”[1]此論主要立足于“離合”的形制而言。圖讖起源于河圖洛書的傳說, 是巫師、方士附會某種征兆用以傳達天意而制作的隱語和預言。圖讖中許多都是利用離合字的形式來附會的, 這種圖讖被稱為字讖。東漢時期, 各種讖語層出不窮, 不僅限于保存在史書中的文字記載, 如《后漢書·光武帝紀》:“王莽篡位, 忌惡劉氏, 以錢文有金刀, 故改為貨泉。或以貨泉字文為白水真人。”[2]還有流傳于口頭的看似天真無邪實則暗含某種天意的童謠, 如《新唐書·裴度傳》謠云:“非衣小兒坦其腹, 天上有口被驅逐。”[3]這種具有神秘性的文字記載或童謠之言, 往往隱藏著某種政治意圖。

隨后, “離合”作為一種創作方法逐漸被應用于文學領域。離合字體, 以成詩章, 在體制、思維方式等方面獨具特色, 并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體——離合詩。如東漢袁康、吳平所著《越絕書》, 魏伯陽著《參同契》, 均隱籍貫姓名于后序中, 特知之者鮮耳。離合詩格, 須先離后合, 二著雖不似孔氏《離合詩》整齊之貌, 但始備離合之雛形。在孔融作《離合作郡姓名詩》之后, 眾多離合詩作魚貫而出, 且離合體制逐漸演變而趨于成熟, 自成一套創作體系。明代徐師曾《文體明辨》對離合詩的體制進行過專門的論述:“按離合詩有四體:其一, 離一字偏旁為兩句, 而四句湊合為一字;其二, 亦離一字偏旁為兩句, 而六句湊合為一字;其三, 離一字偏旁于一句之首尾, 而首尾相續為一字;其四, 不離偏旁, 但以一物二字離于一句之首尾, 而首尾相續為一物。”[4]從這段評述中可看出, 離合詩體制經四句湊一字到六句湊一字、首尾相續為一字, 再到首尾相續為一物, 其離合形式、規則更趨多樣化。在這體制變化過程中尤其值得稱道的是皮陸二人的唱和之作。

懷鹿門縣名離合詩

皮日休

山瘦更培秋后桂,

溪澄閑數晚來魚。

臺前過雁盈千百,

泉石無情不寄書。

(桂溪、魚臺、百泉均縣名)

和襲美懷鹿門縣名離合詩

陸龜蒙

云容覆枕無非白,

水色侵磯直是藍。

田種紫芝餐可壽,

春來何事戀江南。

(白水、藍田、壽春)

六朝人作藥名、縣名詩, 均嵌其名于一句中, 而皮陸二人以與離合相雜, 自成一體, 篇章特富, 并造新體, 斯又欲于模擬中出新意者也[5]560。另外, 離合詩在雅潤和文約意廣, 以及思想意蘊等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效。如宋孝武帝劉駿所作騷體離合:

霏云起兮泛濫, 雨靄昏而不消。意氣悄以無樂, 音塵寂而莫交。 (悲) 守邊境以臨敵, 寸心厲于戎昭。閣盈圖記, 門滿賓僚。 (客) 仲秋始戒, 中園初凋。池育秋蓮, 水滅寒漂。 (他) 旨歸涂以易感, 日月逝而難要。分中心而誰寄, 人懷念而必謠。 (方) [5]549

此詩離合“悲客他方”四字, 然詩人已經開始注意到將表面的文字與思想上的深層意蘊兩相結合。由此可知, 實則內容豐富, 情感激烈, 意蘊深廣, 富有真趣之美。

“離合”作為一種創作手法已逐漸滲透到詩歌以外的其他文體中, 如司馬彪《續漢書·五行志》:獻帝踐祚之初, 京師童謠曰:“千里草, 何青青。十日卜, 不得生。”案千里草為董, 十日卜為卓。暗指董卓以臣陵君, 不得生。雜劇中也有頗多出于避忌諱, 免粗俗不雅而采用離合手法的例子。如元代關漢卿《四春院》第二折: (外郎云) 非衣兩把火, 人賊是我。 (裴) 王實甫《西廂記》第三本第二折:西廂待月等得更闌, 著你跳東墻女字邊干。 (奸) 由此可見, “離合”這種創作方式已廣受文人雅士的青睞。

與“離合”這種創作方法相對應的, 從“離合”角度對文本進行關照也隨之出現。除前文所述徐師曾于《文體明辨》中從宏觀上對“離合詩”的體制進行整體歸納總結外, 還有許多文論家對具體的離合詩作進行細致的解讀與評鑒。如孔融之《離合作郡姓名詩》, 葉夢得便從“離合”的角度對此詩進行詳細地分析。其《石林詩話》曰:“古詩有離合體, 近人多不解。此體始于孔北海, 余讀《文類》, 得北海四言一篇云:‘漁公屈節, 水潛匿方……按轡安行, 誰謂路長。此篇離合‘魯國孔融文舉’六字。徐而考之, 詩二十四句, 每四句離合一字。殆古人好奇之過, 欲以文字示其巧也。”[6]此論從反面批駁了“離合詩”僅是古人把玩文字之機巧, 持此同論的還有嚴羽《滄浪詩話》:“離合 (字相折合成文, 孔融‘漁父屈節’之詩是也。) 雖不關詩之重, 輕其體制亦古……字謎, 人名, 卦名, 數名, 藥名, 州名之詩, 只成戲謔, 不足法也。”[7]客觀來講, 確實存在一些離合詩歌有玩弄文字游戲之嫌, 如南宋時期《苕溪集》中記載一詩:“日月明朝昏, 山風嵐自起。石皮破乃堅, 古木枯不死。可人何當來, 意若重千里, 永言詠黃鶴, 志士心不已。”詩中將拆離的偏旁與合成的漢字同時羅列于詩句之中, 毫無思想性、文學性, 食之寡淡無味。然隨后明謝榛《四溟詩話》卷二云:“孔融離合體, 竇韜妻回文體, 鮑照十數體……魏晉以降, 多務纖巧, 此變之變也。”從詩體演變的角度看, 謝榛將孔融之離合體列于眾詩體之首, 可見孔融之《離合作郡姓名詩》并非只是詩人出于對文字游戲的熱衷, 而是作為各種雜體詩之源頭, 當引起足夠的重視, 這對離合詩體的地位給予了高度肯定。

從“離合”視角對具體文本進行闡釋, 還可以考察詩中深微隱幽之處。潘岳作《離合》離“思楊容姬難堪”六字, 考據《潘安仁集》載:岳娶楊肇女, 卒, 有《悼亡詩》, 容姬或是其妻名也。可知安仁其詩所傳達的情感對象不是友人或某個紅顏知己, 而是曾經朝夕相處的亡妻。且此詩已經開始脫離簡單的文字桎梏, 轉而凸顯詩人內心情感的抒發, 字里行間都透露著對妻子的深切思念。又如通過解讀權德輿、張薦之離合詩作, 后世可以了解到當時同僚繼賡過程中文人們的相互交往。總之, 無論是關乎政治的字讖、童謠, 還是文學創作領域中所涉及的“離合”, 其背后都暗藏著作者不可明言的深層意蘊。那么, 從“離合”的角度對相應的文本進行關照, 即猶如撥云見日, 使幽微之處得以顯現。創作者對漢字進行離合以便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, 讀者在解讀文本時對漢字進行拆解的過程中, 開始注意到詩歌中所隱藏的種種玄機, 這對于研究詩人的生平、文學風格、政治立場, 以及史學意義上的史實考證都大有益處。

然而, 趙宋以降, 其離合體式微, 而唐代索隱批評開始發微。“離合”這種思維方式和表達效果正與“索隱”有異曲同工之妙。例如, 第一部以“索隱”命名的批評著作是唐代司馬貞《史記索隱》, “索隱”即是要超越文本的字面意義, 索解其文字背后的“本事”和“微義”, 而“離合”則是通過解讀詩句間的詩意, 通過對詩句中漢字的拆解從而明確詩人所要表達的真正意旨。在某種程度上, 正是由于“離合詩”這類隱喻性文學作品的產生, 才使得讀者們開始有意識地對文本進行細致精微地索隱。

如索隱批評自唐代發微, 在柳宗元研究中就存有大量的“索隱研究”, 為了將柳宗元打造為一個反皇帝形象, 有心人便千方百計地從作品中搜取相應對象, 聯系官場生態, 再結合一貶再貶的經歷, 描繪出一幅幅詆毀君王、歌頌志士的英勇畫面。并將其所作《詠史》《詠三良》《河間傳》統統解釋為具有影射意義的作品, 但經史實考據, 柳宗元非但沒有詆毀抱怨其君主之意, 反而充滿了對唐憲宗的臣服與依賴。元明之際又興起對戲曲小說的索隱批評, 如沈德符在《顧曲雜言》中對眾多戲曲作品的譏訕寓意的分析, 體現出人們對故事原型與作家創作的具體意圖的普遍關注。小說批評更是如此, 作為四大奇書之一的《金瓶梅》也同樣受到索隱者們的猜疑, 袁中道、屠本畯、宋起鳳等人均對其提出過相應觀點。《百年孤獨》作者加西亞·馬爾克斯曾尖刻地諷刺道:“評論家和小說家完全相反, 他們在小說家的作品里找到的不是他們能夠找到的東西, 而是樂意找到的東西。”[8]索隱派也正因對作品過分的解讀而受到后世的極力反對和詬病。

即使反對者對其進行不遺余力的討伐, “索隱”批評還是以極強的生命力留存于戲曲、小說研究之中, 并形成了相應的批評流派, 例如紅學的索隱派。同時, 對文本的解讀方式也更趨多樣化, 既可以使用“拆字”“諧音”“解讖語”等猜笨謎式的方式, 又可以根據人物形象的塑造或旁人對文本的批注, 探索出文字背后的“本事”和作者的創作動機。如盛行于清代的紅學索隱派對《紅樓夢》的解讀, 由于文本中使用了大量的隱喻、象征和讖語, 以及敘事者本人聲稱的“假語村言”“真事隱去”, 極大地喚起了某些接受者的索隱熱情。所以不少索隱者們憑借自身所搜集的資料, 把《紅樓夢》中的人物、事件與現實生活相互比附, 從而探索出文字背后的“微言大義”。茅盾曾評論說:“平心論之, 索隱派著眼于探索《紅樓夢》里政治、社會的意義, 還是看對了。”[9]可見“索隱”作為一種專門的文學批評方式并非一無是處, 相反, 對小說、戲曲等本事的索隱有其實現的可能性, 并為人們認識《紅樓夢》的主題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視角。

“索隱”作為中國傳統文化對文本的一種重要的解讀方式, 就其字面意義理解而言, “索隱”即專門研究隱約其辭的文本, 對文本中“隱”的內容進行索解, 到文學作品中去尋找弦外之音, 抉微索隱[10]。同時, 索隱批評只是通過考察作品內容以指明作者具體的創作意圖或目的, 較少將氣力放置于研究文本的藝術表現或創作規律, 比從漢字“離合”角度分析文本這種方式具有更強的主觀臆斷性。創作者們對本事的故意隱藏, 對內心情感的晦澀表達, 為索隱方法的產生提供了極大的可能性。雖然從“離合”角度或“索隱”這一方式對文本進行品鑒可使讀者收獲意外之驚喜, 了解到作者筆墨之下蘊藏著“不為人知”的秘密, 滿足讀者的好奇心理, 這是每個讀者都擁有的閱讀權利, 但不能讓自身的想象力任意發揮, 否則只會是緣木求魚, 從而導致將原著拆解得面目全非。


相關文章

【上一篇】:曾攀印象
【下一篇】:曾攀印象

版權所有:編程輔導網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:QQ:99515681 電子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從網絡整理而來,只供參考!如有版權問題可聯系本站刪除。

黑龙江体彩22选5